傻帽文学网
您当前位置是: 傻帽文学网 >> 穿越重生 >> 至尊皇女之驸马凶猛介绍页 >> 至尊皇女之驸马凶猛列表页 >> 第10章 何事夜无眠

至尊皇女之驸马凶猛 第10章 何事夜无眠 文 / 二月二 加入收藏 章节下载

责编:傻帽小说网 更新:2014-10-27 11:50:18 总点击:  
    http://www.sem51.com傻帽中文网永久网址,请牢记!

    江铭没有动,垂下头看着抱住自己腿的人。{傻帽中文网首发www.sem51.com}

    那人抱着他的腿痛哭流涕,把他的衣袍都弄的一塌糊涂,他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阿凤不知道此人是谁,但看他惊喜交加到涕泪横流的样子,听他的称呼应该是江铭的弟弟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看江铭,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,是空的。

    对,就是空的。仿佛那张脸只是能工巧匠做出来的面具,上面没有一丝丝的情绪。就连那双注视着脚下之人的眼睛也是空的。

    刚刚还有着诸多的情绪的人,忽然间就像是变成泥雕般,静静的、静静的俯视着脚下大哭的人。

    无悲、无喜、无怒也无怨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听到你没有事的消息就高兴坏了,却又不敢相信;直到今天真的看到,我才相信老天真的有眼啊。老天保佑,祖宗保佑,大哥你回来了,你终于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抱着江铭的腿,此人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阿凤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,可是看着那人一直哭下去不太好吧?但是看江铭的模样,让她生出此时不宜开口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,的确是活着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铭开口了,声音也是空空的,没有起伏没有情绪,比那些学舌的鸟儿都不如那些鸟儿的声音还带着活泼呢。

    他看向江府门前的众人:“我,回来了,活着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重复了一遍后,抱着他哭的人不再哭了,也放开了所抱着的江铭的腿。

    “江旭,你升官了?”

    江铭没有看脚下,他的目光注视的是府上那块匾侯府。

    阿凤知道江家因军功而得封为侯爵,而且是世代相传的侯爷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知道那块门匾有什么好看的?京城之中的侯府真心不少,谁的府上都挂着这么一块,顶多就是字体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江铭欠了欠身子伸手相请:“殿下,请。”

    他对阿凤说完,先行一步引路,像是不打算再理会他那个弟弟了。

    就在江家人脸色变的难堪时,他忽然转头看过去:“阿旭,现在我应该称你为将军,还是应该叫你,江侯爷?”

    江旭的脸色一下子变了,起身擦着脸道:“大哥一路奔波想来很累了,母亲等你良久欢喜的很,备下了很多你爱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先回家洗去一路风尘,我们兄弟再叙。有太多的事情,弟都要兄长做主的。”江旭的话透着十二分的诚意。

    江铭点点头,已经走到了江府门前,看着江老夫人欠身行礼:“母亲,孩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阿凤听到他叫那一声母亲,感觉身边的风都凉了三分。

    江铭的话没有停顿,几乎是一气呵成:

    “让母亲多日来担忧是孩儿的不孝,孩儿理应向母亲谢罪。只是孩儿甲胄在身不便叩拜,母亲向来明理必不会责怪孩儿的。”

    他话里的刺明晃晃的,就算旁人想假装听不出来都不可能。听得阿凤眼角都抽了抽:她的确是江铭的未婚妻,但她还没有准备好和江家人斗智斗勇呢。

    原本,她以为她嫁人后日子就是自己做主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只听江铭的话,她就感觉自己的将来日子“乐子”很大,绝对不会无聊。

    公主出嫁当然是有公主府的,但是自太宗要以孝治天下开始,为了显示皇家女儿也识孝道,下嫁的公主是要和公婆们住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要么接公婆去公主府,要么公主就入住婆家。

    反正公主在哪里住也不会有人敢委屈了公主,因此公主们倒也没有反对,只是苦了那些娶了公主的人家。

    公主如果在公主府中起居,那公婆一家人不用天天去叩拜见礼;可是住在一起,每天他们都要给公主请安叩拜。

    因为天地君亲师,君在亲前面,所以公婆就算为长也要先给公主叩头,然后公主再向公婆请安。

    当然了,公主是不会跪下的,因为她是公主啊:让她跪的人天下间也唯有那么几个人:太后、皇帝和皇后了。

    如果公主的生母不是皇后,她见了自己的生母都不用跪的。跪公婆?那是想要她公婆一家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是太宗皇帝一声令下,谁敢说一句反对?因此直到今时今日,公主们还是和公婆们住在一起:烦恼的不只是公婆一家人,还有公主啊。

    她在公主府中多自在,多了一大家子人她也要应对啊,有个不烦?

    阿凤虽然还不知道详情,但是只言片语已经足够让她能猜测出自己将来的日子是如何的。

    江铭和江家人的关系,好像并不如她所知的那般好呢,而因此她将来的日子也就注定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江老夫人笑的一脸慈祥,完全没有听出江铭话中那一根根的刺:“铭儿,你这一路是骑马过来的?天,这不累坏了,快,进府好好洗漱更衣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你可不能再去边关了,母亲真经不起吓了。”她对江铭是嘘寒问暖,转头又一叠声的招呼人准备汤水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没有忘了招呼阿凤,非常恭敬的问了皇上和太后的身体阿凤也只是随便一答,她哪里能知道?

    反正那两个人都活着呢,如果他们有个什么病痛宫里早就翻了天。所以,她猜皇帝和太后这对母子应该很好,非常的好。

    江老夫人只是因为儿子承了爵又娶了亲才如此称呼,事实上她的年岁并不大,再加上保养得宜,看上去就像三十左右的妇人。

    正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时候,言行之间流露出的风情还真有几分动人之处。

    江铭的脸并不冷,面对江老夫人的关怀他忽然笑了一下:“昨天晚上,母亲没有睡好吧?”

    阿凤闻言看了一眼江老夫人,才发现果然是,就算是再多的脂粉都没有完全盖住江老夫人眼睛下的青色。

    阿凤眨了眨眼睛,这可不是一天没有睡好的模样,怕是有几天没有睡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从前,阿凤会认为江老夫人是高兴长子活着回来了,因此睡不着。

    可是想想江铭的话,现在嘛她能断定江老夫人晚上睡不着定是另有原因:如果不是在苦心谋算什么,那就只能是吓得了。

    嗯,不会真是吓得吧?阿凤侧头再次看了一眼江老夫人。

    www.sem51.com傻帽中文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,喜欢请与好友分享!

标记书签 加入QQ书签 百度搜藏 加入收藏 查看小说介绍
(快捷键 )  上一节:第9章 大叔 本书目录 下一节:没有了  (快捷键